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免责声明: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平台立场无关,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4个大学生,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

2021-8-5 12:08 189人围观 BTC(比特币)

资本的镰刀割人于无形,它会在你最贪婪、最松懈的时候,把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,收割你的财富和幸福。

2018年5月11号的晚上,我正准备洗漱睡觉,刚一出宿舍,贾神迎面走来,一脸神秘地问我有没有时间,想和我说个事。

贾神是我校的传奇,他生在书香门第,爷爷是省重点高中的校长,爸爸是清华大学毕业生,他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天赋,学习、体育、打游戏样样拿手。初中时,贾神通过爷爷接触到了股市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沉迷其中,最疯狂的时候连上课都在研究炒股,甚至睡觉也经常梦到各种走势图。

|贾神平时画的各种图形和线条(作者供图)

他爸爸虽然炒股水平极高,却从不向他分享任何经验,时常把“咱们老贾家不用你炒股赚钱”这句话挂在嘴边,希望以此劝退儿子炒股的念想。但这话没什么作用,到了大三上学期,贾神已经通过股票和外汇赚了近200万,在我们的学校里,人人见面都会称他一句“贾神”,以视膜拜。

贾神为人仗义,从不因自己“年少多金”而瞧不起我们这些穷学生,和班里同学关系都非常好,我因平时帮他收集一些学习资料,跟他关系走得更近,除了他看盘的时间,都会泡在一起打球、开黑,听他讲自己对股票市场的独到见解——虽然我很感兴趣,但基本都听不懂。

当晚贾神找到我,是想让我帮他个忙。

大概在两个月前,他投资了一个深圳的电动汽车项目,期间结识了一位叫“辉哥”的老板,辉哥非常欣赏贾神的才华,希望请他帮忙操盘一笔资金,并答应事成之后会付给他一笔酬劳。贾神认为这是两全其美的事,既能结交资本人士,又可以赚钱,便欣然应允。

一周后,贾神应约来到辉哥的公司,刚进门便看到墙上金晃晃的一排字:“中盈汇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”。

|公司门口的字(作者供图)

辉哥把贾神请进会议室,聊了下操盘的具体事宜,并承诺:若能达到预期,不仅付给贾神15万的酬劳,还聘请他为公司的投资顾问——不用到现场,需要时远程提供一些建议即可。

贾神听了很高兴,与辉哥相谈甚欢,相见恨晚。出于对“朋友”的信任,他连正式合同都没签,直接托我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后就投入工作了。

整个操盘过程十分顺利,3月底,贾神完成了数笔精彩的交易,最终获利远超预期。辉哥非常高兴,说要单独请他吃饭,聊一聊接下来的合作计划以及酬劳问题。

饭桌上,辉哥试探性地问贾神对虚拟货币是否感兴趣——2017年12月17日,比特币到达19875.85美元的历史最高点后,各种与区块链挂钩的产业纷纷兴起,如果你谈生意不聊上几句比特币,那仿佛就已经被市场远远地甩在身后了。

可贾神却不想涉足。在得到否定的答复后,辉哥自顾自地讲虚拟货币的好处,说是未来的大趋势。贾神对此无动于衷,但感觉其话里有话,酒过三巡后,便主动提起酬劳的事,辉哥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,又讲起了自己的“大计划”:他准备在4月上线一种名叫GST的虚拟货币,并且会与线下的实体物品——人参——挂钩,一个虚拟货币就可以兑换一颗人参,“实物托底,保证真金白银,绝不割韭菜”。

辉哥告诉贾神,自己之前做“矿机(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)”生意,有一大批忠实的追随者,在他一个月前公布这个“激动人心”的消息时,很多人就表示,只要GST上线,保证第一时间持重仓,跟着他“吃肉”。辉哥“粗略”估算,第一批募得金额应该能达到1个亿。

贾神表面上故作镇定,心里却暗吃一惊——如果辉哥说的是实话,那这虚拟货币也太暴利了,这么轻松就能募集到那么多钱,难道不属于非法集资?而且像这种规模的资金募集,如果没有复杂的监管和资质审核,真的会有平台愿意接收吗?

贾神把困惑和盘托出,辉哥先是哈哈大笑,紧接着一脸玩味地说:“正所谓隔行如隔山,小贾,虽然你在股市能如鱼得水,但是要是放在币圈,要走的路还很长呀!”

贾神尴尬地喝了口酒,继续听辉哥“高谈阔论”。

辉哥说他是Rfinex交易所(以下简称R网,全球化运营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)的股东,并且已经和平台谈妥了,到时候GST会直接在R网上线,绝对畅通无阻;而且,国内的虚拟货币监管力度并不严格,毕竟是新兴领域,相关规则、法律还不健全,发行“代币”简直轻而易举,甚至在淘宝上都能搜到一堆代发业务;至于非法集资,更是“无稽之谈”,国内ICO项目这么多(ICO: Initial Coin Offering,首次币发行,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,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,募集比特币、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),还没见哪个被判定是非法集资(实际上是有很多的)。

|R网平台首页(作者供图)

虽然贾神不涉足币圈,可近几年身边的朋友靠虚拟货币一夜暴富的消息却常有耳闻,他的高中同学小江通过“以太坊(ETH,跟比特币类似的“硬通货币”,相当于虚拟货币里的美元和英镑)”大赚130万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情。想到这儿,贾神的内心有了一丝动摇——毕竟没有10%涨跌幅的限制、全天24小时不停盘、身边还有辉哥这样的大庄提供超一手的内幕消息,虽然觉得缺乏监管的领域无法保证其稳定性,但又怕自己错失一次好机会。

辉哥见贾神有些心动,趁热打铁,提出:如果贾神有意参与的话,可以给他0.45元/枚的私募价格,正式上线后是0.9元/枚,GST上线价格就能翻一倍,绝对稳赚不赔。

贾神听后并没有急着答应,毕竟不能“光看贼吃肉,不见贼挨揍”。一番考虑后,他提出可以从这次为辉哥操盘的酬劳中拿出5万元先“试投”,如果符合自己预期的话,后面再考虑继续跟投。

辉哥对贾神的“保守”似乎很不满意,极力劝他多投一些,一再强调GST有多么的暴利,还说自己会持续拉盘到50元/枚,到时候以私募价格买入的人一定是最大赢家。可贾神依然丝毫不为所动,坚持只投入5万元试水,并要求辉哥支付剩下的薪酬。

辉哥收起了眉飞色舞的神态,语气消沉地说,自己现在手上没那么多现金,短时间内给不出那么多钱,但是能够以私募价格把15万的酬劳全部换成GST来支付,等GST上线后,让贾神自己套现就好,“如果能持有到高位,到时就不止15万那么简单了”。

听到这,贾神明白了,原来辉哥前面铺垫那么多,就是为了让他把这次的薪酬全部换成还没发行的虚拟货币——换句话说,辉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付他现金,而是想“白嫖”一个优秀的操盘手为自己工作。

贾神当时脸就拉了下来,但碍于情面又不好发作,只能耐着性子问辉哥:怎么会没钱呢?不是刚给你赚了一大笔,再怎么不济,15万肯定拿得出来吧,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?

辉哥赶紧给贾神倒了杯酒,让他消消气,然后满脸无奈地说,那是公司最后的一笔流动资金,准备拿来做宣传用的:“现在发行虚拟货币,宣传非常重要,得租一个大场子,找几个币圈大佬乃至当地领导站台,再约几个财经记者做采访,外加送礼物、抽奖,后续的平台内的广告投放,都是要烧钱的,1000万预算已经非常低了,多少‘优秀币种’没能走远,都是因为宣传力度不够,上线后根本没人知道是什么,没人买,最后注定一文不值。”

辉哥又说,如果这次贾神一口气买15万元的GST,再多送一万的“糖果”(一种免费赠送虚拟币的营销手段),贾神投进去的15万若不拿回来150万,他就“退出币圈,永不回头”。

贾神心想:“你退圈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但事已至此,显然酬劳是拿不回来了,一开始又没签正式合同,只好自认倒霉。贾神无奈地把杯中酒一饮而尽,不再做声,算是默认了辉哥的方案。

贾神从深圳飞回北京后,因为欠的课和考试太多,每天都要跑图书馆,一来二去就把GST的事情抛在脑后了。

大概过了半个月,贾神被辉哥拉进一个名为“瑞银-中国社区群”的群聊里,里面已有近400人,并且还在陆续增加。等人数稳定后,辉哥发了一段长文,大意是说群成员都是最信任他的一批人,且全都是在私募阶段买入GST金额达到10万元以上的“家人”,因此他将大家“拉到一起组成一个大家庭”,以后在GST上遇到什么问题,方便互相帮忙,并且他会把一手消息发在这个群里,保证大家“稳赚不赔”。

| 辉哥创建的群(作者供图)

贾神看后一阵冷笑——能说出“稳赚不赔”的人,80%都是骗子,剩下20%是傻子,这笔钱估计是打水漂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辉哥私聊给贾神两个二维码,让他扫码分别下载火币平台(Houbi)和R网(Rfinex)的APP,待会儿会在群里教大家如何使用,这是日后买卖GST的重要媒介。

|火币平台(作者供图)

贾神回了他微信里的第一个笑脸表情。

一周后,GST在R网正式上线,群里一片欢腾,各种“祝福”滚动刷屏,贾神顺手打开R网看了一眼价格——他以0.45元私募价格“被迫买入”的32万枚GST,已经涨到了1.2元/枚,翻了近3倍,总值约合人民币38万元。

看着手机上明晃晃的数字,贾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GST才一天就有这种夸张的涨幅,简直闻所未闻。群里的成员们都在赞颂辉哥的“功德”,把他奉若神明,辉哥则谦虚地表示这都是托大家的福,以后还得倚仗“家人们”的支持。

此话一出,众人马屁拍得更起劲儿了。辉哥话锋一转,告诉大家,自己将在一周内持续拉盘,一周后会拉到3块钱左右,如果有人想多赚点,现在依然是“入场”的好时机,希望上次错过私募的“家人们”不要再丢失这次机会了。

辉哥话音刚落,群里就相继传来购买截图,其中不乏十几万的大单。辉哥对这些“家人”进行了点名表扬,告诉他们只要跟着自己,实现财务自由不过是时间问题。最后,辉哥还着重强调:“千万不要为了蝇头小利而早早地把GST卖掉,那是十分愚蠢的行为,未来GST是会涨到50块的潜力币种,先下车的人一定会抱憾终生的。”

这一通话讲下来,大家都对辉哥深信不疑,连贾神也开始犹豫了,把本要点击“卖出”的手指头缩了回来。在股市征战多年,他深谙“富贵险中求”的道理,虽然在币圈里炒股技术完全派不上用场,但他相信从股市中历炼出来的敏锐嗅觉能为他指出一条正确的方向。

又一个7天后,群里再一次沸腾了。

辉哥没有食言,GST如期上涨到3元/枚。贾神打开R网,账户里的32万枚GST赫然已价值近百万,这一次,就连见过大世面的贾神,内心也不免激动了起来。

他当即从R网出手4000枚GST,套现12000元,通过微信转账的形式转给了辉哥,说了几句场面话表达谢意——毕竟,没有辉哥的一再坚持,这100万肯定与他擦肩而过了。

贾神一向喜欢给合作伙伴以实物回报,毕竟对萍水相逢的生意人来说,除了钱,其他都是虚的。

不到一分钟,辉哥便点了收款,然后立马给贾神打来一个电话。贾神以为辉哥要亲口回谢,没想到电话刚一通,辉哥就是一顿质询:这笔钱是不是套现的GST?刚才那笔400枚的出货是不是你交易的?剩下的币是不是也打算近期出手?

贾神被问的有些发懵,但他还是说了实情——反正这钱名正言顺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况且他的确打算在这个价位出掉手中的币,100万已经是很可观的收益了,这个时候收手绝对是明智选择。

辉哥听后,拿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,说贾神还是太年轻,沉不住气,“GST是照着一枚50元去涨的,未来你手中的30万枚币至少价值上千万”,说希望贾神再好好考虑一下,不要等将来后悔。

说完,辉哥就把电话挂了。

|辉哥在群里给大家做“总结”(作者供图)

贾神不明白辉哥为什么对于自己“卖币”反应这么强烈,当晚他认真思考了很久,对于“白捡1000万”依然持很大的怀疑态度——虽然辉哥说得诚恳,但小心驶得万年船,能在陌生领域赚100万就已经很知足了,1000万实在太遥远了一些。

最终,贾神决定卖掉20万枚GST,剩下10万枚就死心塌地跟着辉哥“冲千万”好了,这样既规避了风险,又保留了机会,还不影响和辉哥的交情。

第二天上午,贾神把这个想法在微信上和辉哥说了,一直等到下午辉哥都没有回复。贾神以为他在忙,想着卖完之后再解释也一样,于是便打开APP准备提币,可当他按以前的提币流程操作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的R网账户已于昨晚被“锁仓”了,里面的30万枚GST一个都动不了。

贾神最初以为是系统出了问题,可看到群里的其他人都可以正常提币,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他直接拨通了辉哥的电话,询问为什么自己被锁仓了而其他人却什么事都没有。辉哥先是安慰贾神别着急,然后不紧不慢地说:“你的账户是我亲自锁的,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我怕你沉不住气在低点把GST卖掉,年轻人做事容易冲动,往往只顾眼前的利益而看不长远。”

贾神之前知道辉哥有意阻止他“出货”,但想着账户握在自己手里,就算翻脸辉哥也没有办法。但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,辉哥作为发行商,竟然直接绕过客户进行锁仓——这简直是流氓行为,也就是币圈,这放在股市那还得了?

可说一千道一万,辉哥既是R网股东,又是GST的发行商,如果不按照他的规矩走,只能出局,况且他已经募集了近1亿的资金,万一翻脸跑路,谁也没办法——币圈发币、集资、跑路“一条龙”的事层出不穷,谁也不能保证辉哥就是“行业正能量”。

贾神一阵懊悔,也瞬间清醒了过来——辉哥是怕他短时间内出货量太大,既砸低了价格又抢了自己的利润空间,就利用自己平台股东的权限锁仓,美其名曰帮贾神多赚钱,实则是强行割韭菜,顺便“排除干扰”罢了。

把一切想明白后,贾神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个计划。

贾神“将计就计”,主动向辉哥示好,先对辉哥的锁仓表示“理解”和“感谢”,还时不时地和他聊一聊股市和大盘,给辉哥讲了不少干货。辉哥以为贾神真的转变了想法,十分高兴,还把他拉进了一个名为“GST群主”的更高级别群里。

进了这个群,贾神才渐渐看明白辉哥的运作模式:

原来,辉哥的手里远不止一两个微信群,在GST立项之初,他便拉拢了一批忠实的追随者为做了GST项目的骨干,做了各大微信群的群主。每次GST有线下活动,这些人都要到场宣传、拉人,平时就在网上、朋友圈以及各大论坛为GST“造势”。辉哥向他们承诺,每一轮私募他们都可以参加,每拉够一个500人微信群,就奖励5000枚GST,拉够10个群,辉哥就会动用自己的关系,帮他们在R网上线他们自己的“币”。

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几十个骨干已经拉了上百个微信群,按照GST的“市值”来计算,这些群主们基本上“人均百万富翁”了。可随着挖出的内幕越来越多,贾神产生了更多困惑:群主们手中也拥有大量的私募GST,难道就不会被辉哥锁仓吗?

贾神私下加了一个平时很活跃的群主,他告诉贾神,不仅是群主,每一个参与私募的人,都是要求锁仓的,辉哥说“这是为了GST的长远考虑”——参与私募的人手中都有大量的币,如果出现自发的砸盘、搞破坏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。辉哥锁仓是为了能更好地拉盘,等到价格足够高了,再逐一释放大家手中的币,“有序卖出”,“大家共同获利,完美”。

那个群主在讲述的过程中,毫不掩饰对辉哥的恭敬与崇拜,完全沉浸于辉哥为他们绘制“大饼”中。

贾神却心里发凉——但凡懂点股市常识的人都知道,这种“大家共同获利”根本是扯淡:作为最大庄家的辉哥手中持有“天量”的GST,要出货,也是他先出、别人为他兜底,哪有庄家拉盘给散户当“狗”的道理?如果出货时散户不够“割”,这一帮为辉哥锁仓的群主,就是最稳定的“备胎”,保证了辉哥出货畅通无阻——辉哥这盘棋,才实在是“完美”。

贾神又仔细观察了辉哥在群里的发言,发现他虽然会展示各种各样的证书、文件以及关于“人参链”的生态布局,但始终没有真正的落地实物,就连发的人参图片都是在网上找的。这让贾神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判断:GST根本不是一个正规的区块链项目,辉哥做的就是一个赤裸裸的“资金盘”。

把一切弄清楚后,贾神便着手实施起了自己的计划。他打算从辉哥的手中分一杯羹,一来是为了拿回自己操盘应得的报酬,二来也是为了出口气——他给辉哥赚了那么多钱,却被当猴耍,这真是欺人太甚。

为了能摸清辉哥的底细,贾神特意飞了一趟深圳,表面上是去给辉哥帮忙,背地里悄悄探明了他的资金量和公司状况——GST的盘子最终规模应该在3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

前瞻经济学人

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、未来发展趋势等。扫一扫立即关注。

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

前瞻产业研究院

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?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?(站长自定义)

我有话说......

商业洽谈

文章投递

邮箱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