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免责声明: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平台立场无关,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冲击美元体系,区块链是同盟军吗?

y327 2021-7-26 23:51 120人围观 观点

对美元体系会有一定的冲击,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,我国央行数字货币虽然走在了世界的前列,但目前依旧处于试点阶段。


【采访/观察者网 周毅,编辑/周远方】本月8日,香港瓦解一疑似洗黑钱集团,4人被捕,涉案金额高达12亿港元。这是香港海关首次侦破利用虚拟货币清洗黑钱的案件。


16日,央行发布《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》。文件重申,加密货币多被用于投机,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,并成为洗钱等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。


一方面,中国内地明确打击各种虚拟币炒作;另一方面,在全球金融市场,以比特币(Bitcoin )为代表的一系列虚拟货币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持续存在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,香港处于两者之间的结合部。相比于内地的无币区块链,香港保留了币圈生态。特区政府如何管理区块链及虚拟货币,值得观察。


观察者网近日通过美通社搭建的企业对话平台,与环球证劵通证总裁、香港区块链协会(HKBA)联席会长唐仪(Tony Tong)进行了交流。唐仪指出,作为一种全球性金融技术革命,区块链对西方主导的传统银行和SWIFT体系的影响是颠覆性的;牌照化、阳光化、中心化……将“币圈”纳入严格的政府监管,是港府的应对之策,也是全球其他地区的必然趋势。


区块链:必须站在阳光下


谈及最近破获的这起利用虚拟货币清洗黑钱案件,唐仪表示,涉案人员通过其开设的泰达币(USDT,一种将加密货币与美元挂钩的虚拟货币)交易帐户和银行户口,利用“币入币出”及“币入钱出”方式,处理大量不寻常巨额交易,涉及8.8亿港元虚拟货币及3.5亿港元现金,款项不排除为犯罪所得。


唐仪指出,此案的重点不在于虚拟货币交易,而在于伪造文件和“洗黑钱”。在香港地区现有政策之下,虚拟币交易本身并不违法,但冒用他人户口与身份、使用虚假贸易、虚假发票等文件来进行虚拟资产交易、欺骗银行,这是违法的洗钱(Money Laundering) 行为。

行动中,香港海关人员检获多部保安编码器、钞票机等,港媒图

谈及香港现行监管政策,唐仪表示,按照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(FSTB)与香港证监会(SFC.HK)推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立法咨询与发牌制度,所有于香港营运、或以香港投资者为目标客户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,未来特区政府立法后都必须申请牌照,受当局监管。放在以前,无牌照交易所在丢币时会选择关闭或者清盘,用户会因得不到赔偿而蒙受损失。在发牌制度实施以后,这些公司想要展开有关经营活动,就必须接受监管。

香港证监会对申请牌照的公司提出极高要求,其需具备财务审计、内部合规审计和安全审计 。以香港特区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VATP牌照(即SFC 7号牌照)为例,其一,它的申请和维护费用高昂,远高于其他SFC牌照;其二,公司在申请VATP时,需聘请三位RO担任合规负责人,并向香港证监会负责。如果出现违规,RO乃至于公司的CEO需要负责,甚至因此面临刑事处分;其三,对于违规操作的公司,香港证监会将给予处罚。


16日,香港证监会警告,币安未获得发牌或注册以在香港进行“受规管活动” 图源香港证监会

唐仪表示,从市场参与者角度上来看,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拿到牌照后会“束手束脚”,但是牌照制度对于整个行业是有好处的。就香港区块链协会而言,他们非常支持特区政府采取监管并实施牌照制度,也鼓励和支持同行从业者在香港进行合规交易所牌照申请,依法合规运营。

“我觉得比特币或者区块链整体要阳光化。”唐仪认为,区块链纳入政府强力监管既是全球趋势,也是市场之必然——不够阳光的市场,很难获得大型投资机构和资产配置公司的青睐。放眼大洋彼岸的美国,区块链虚拟货币的监管其实也在收紧。唐仪指出,在传统比特币区块链技术诞生之初,比特币常被用于“暗网”等非法用途,部分人至今仍然不乐于见到区块链“阳光化”和“牌照化”,但这个趋势是不可避免的。

唐仪表示,区块链是全球金融技术革命的产物。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区,香港一方面要跟全球领先的技术接轨,发挥内地与外部沟通的窗口作用;另外一方面,要继续坚持牌照制度,推动合规经营,容纳更多的企业走上健康的发展道路。


区块链:去美元化需求的产物


在唐仪看来,无币区块链在不少领域都取得了可喜的发展。但就区块链的历史而言,从国际角度来说,“链”和“币”是二维一体,两者是密不可分的。而区块链本身也是全球金融去美元化的一种产物,虚拟货币的影响力近年来不断扩大,有其具体的、现实的、历史的原因。

其一,美元超发,通货膨胀。拜登政府上台以来,不仅延续了特朗普执政时期大肆印钞的宽松货币政策,还连续推出财政刺激计划。唐仪指出,在美国国债和赤字水平高企,通货膨胀快速攀升的环境下,美国很多上市公司,诸如特斯拉、灰度(GBTC)和微策略(Micro Strategy),选择购买比特币做配资、抵通胀。同样的道理,受国际金融环境影响,香港地区也有不少上市公司购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(Ethereum)等虚拟资产。


唐仪介绍,从原理上说,这些公司账上有庞大的现金,近期量化宽松、美元超发,为了抵抗通胀,这些公司就会买黄金、买房产、买证券,虚拟货币自然也是它们的另外一种选择。很多国际金融机构会在香港经营,炒房地产、炒期货、炒外汇,也出现了炒币。近年来,港府在牌照制度和监管等方面进行了积极的部署。


今年年初,香港一家当地公司拿到港岛首份虚拟资产交易平台VATP牌照(7号牌);此外,香港证监会又颁发了两张虚拟资产管理牌照(9号牌)。持牌企业在合法、合规的前提下,可以组织虚拟资产投资基金,投资人也可以通过相关基金投资法币、比特币及其他虚拟币。根据规定,合规机构只服务于专业投资者(PI,需持有800万港币的流通资产)。唐仪强调,在香港特区,币圈经济活动需要接受严格监管。香港证监会资料图,图源大公网


其二,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是对传统国际金融体系的颠覆。就现在的国际金融市场而言,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(SWIFT)运营着世界级的金融电文网络,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通过它与同业交换电文(message),从而完成金融交易。但SWIFT的计价货币为美元,事实上也由美国政府控制。


伴随着小布什政府推出《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案》,SWIFT逐渐成为美国手中的一张牌,想制裁谁,只须限制或剥夺其SWIFT使用权,即可将其逐出国际金融市场。SWIFT弊端日益显现,新的国际金融“朋友圈”呼之欲出。唐仪认为,区块链就是一种技术路径。


2018年11月,时任美财长姆努钦表示,SWIFT将停止为伊朗央行等金融机构服务 社交媒体截图


在唐仪看来,从技术和日常使用的角度上来看,区块链大大提升了效率和准确性,可以减少时间成本和法律纠纷,他举例,比如某人要给自己在美国留学的孩子汇一笔数千元学费,走传统的SWIFT体系和银行汇款,这笔钱可能要一个礼拜后才能收到,且费用不菲。慢慢地,很多人就开始使用泰达币USDT / USDC 稳定币来做交易,它可以做到及时到、秒到,费用也比SWIFT体系下的银行转账要便宜很多。现在泰达币的市值排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后,居全球第三,但是它的交易量却是比特币的2倍。


“区块链智能合约等技术对传统的银行汇款和SWIFT体系,会带来极大的挑战”,唐仪表示,它是一个很有颠覆性的金融科技(Fin Tech)工具。以前人们要通过SWIFT体系去转账,现在可以通过虚拟货币稳定币来进行,不仅更快更便捷,同时还能保证防伪和溯源。

中心化是全球趋势

“放眼全球,凡是政府认可的、发牌照的交易所,它必定是中心化的。”唐仪表示,这个道理不仅在香港特区适用,放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一样。当地时间4月14日,Coinbase在美国证监会的批准下上市,成为全球第一个获得IPO的大型区块链交易所,它同样采取了中心化的架构。


上市首日,Coinbase收报328.28美元,市值达到653.9亿美元 图源Google Finance

通过中心化的架构,Coinbase实行实名制,这和区块链及比特币一开始的匿名化路径是完全不同的;Coinbase的信息与美国税务局(IRS)是连通的。比如通过比特币投资得到了利润,那么根据持有时间,需要缴纳长期资本增值税(Long-term Capital Gain Tax)或者短期资本增值税(Short-term Capital Gain Tax)。扣税需要记账,在这个意义上,通过Coinbase交易虚拟货币,就已经是不可匿名的。


唐仪表示,无论是香港特区,还是美国,在虚拟资产交易问题上,其实都是将政府监管、发牌机制,以及KYC(即“了解你的客户”)和实名认证相互结合,并通过税务监管让它更加阳光化。这也是包括大型退休基金资产配置公司等机构,愿意进入虚拟货币行业的原因之一。


唐仪强调,如果没有阳光化,这些公司永远都不会进入这个行业。比特币价格上涨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虚拟货币开始脱离早期的、匿名的、服务暗网的应用场景,开始进入主流用户手里,持牌交易所和主流区块链投资基金开始进入赛道。“如果我管理几百亿的客户资金,我会把我的钱存到一个没有牌照的银行吗?不会。那我也不会把钱存到一个没有牌照的比特币银行。”


唐仪在对话中表示,如今港府除了推行牌照制度,通过中心化的架构让虚拟货币交易接受监管,站在阳光下;与此同时,账户持有人强化审查(KYC)、反洗钱(AML)和反恐怖主义供资(CTF)同样是香港财库局和香港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工作的重要方向。

香港的发牌机制目前还不是强制性要求的。唐仪表示,目前香港财库局和香港证监会已经完成了立法咨询,预计会在一年之内进行立法。此后会依法要求相关行业公司,需持牌开展虚拟资产交易的运营活动。


唐仪强调,特区政府的政策主要是为了保护投资人。2019年,香港虚拟资产交易所Gatecoin清盘倒闭,导致投资者蒙受极大损失,并造成广泛的社会影响。在接到投诉后,香港证监会开始关注保护虚拟资产行业投资者利益。无论是香港证监会颁发的7号牌还是9号牌,持牌公司都需要购买虚拟资产保险,如果发生被盗或者自盗行为,投资人的利益将得到保护。


相比之下,内地的监管政策更为严格。早在2017年,央行等多部门就下发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。今年5月,中国支付清算协会、中银协和互金协会联合公告,文件再次明确: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。

在唐仪看来,内地虽然是无币区块链,不存在区块链虚拟货币交易问题,但数字人民币(DCEP)的推出,本身就是中心化路径的实践,它既提供了安全保障,又恰如其分地、扬长避短地发挥区块链技术的优势。“我觉得数字人民币可以把区块链的一些优点发挥出来,然后再把它(区块链)的缺点规避掉。”


面对全球市场中其他地区虚拟货币的流行,以及公众对零售支付便捷性、安全性、普惠性和隐私性等方面的需求,数字人民币横空出世。

遵循“小额匿名、大额依法可溯”的原则,它既满足了公众对小额匿名支付服务的需求,又防范了数字人民币被用于犯罪行为。

作为法定货币,数字人民币采取中心化管理和双层运营。它的发行权属于国家,以国家信用为支撑,具有法偿性。央行在数字人民币的运营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,并指定运营机构和商业机构向公众提供服务。

数字人民币的优势,是其他虚拟货币所不拥有的。


唐仪补充道,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传统加密货币,具有不可逆特点。“好比说之前美国就发生过有人被其他人用枪指着脑袋,在比特币交易所里被强迫把币汇走了。不可逆,这意味着这笔比特币钱就没了。”唐仪表示,数字人民币理论上是可以逆转的,在技术层面上,它实现了跟踪和可逆的功能。同时,它还运用加密学的理念和技术,实现了可防伪和可溯源,对使用者而言,它会更加安全。

“数字人民币有一些区块链理念,又防止了比特币带来的风险,它可以更好地保护用户。”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

前瞻经济学人

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、未来发展趋势等。扫一扫立即关注。

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

前瞻产业研究院

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?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?(站长自定义)

我有话说......

商业洽谈

文章投递

邮箱咨询